第二章 转身撩阴手眼合,肘似枪扎臂弹鞭
作者:梦入神机      更新:2023-05-01 10:12      字数:3483
  第二章 转身撩阴手眼合,肘似枪扎臂弹鞭

    感觉到唐紫尘的话十分有用处,于是王超每天早晚都站着马步,脚趾抠地,一起一伏,然后目光像登高望远那样看出去。

    果然,先前只能站上十多分钟,蹲了一两天之后,居然能坚持到三十分钟不吃力。

    而且王超感觉到,自己的脚趾,小腿,腰腹,越来越灵活。

    每天晚上站过之后,睡得十分的香,几乎一觉到天亮。

    到了五六天以后,王超不断地早晚都定时蹲,而且在上课的时候,总是把臀部提起来,虚坐在位子上,人写字的时候,身体也学着唐紫尘那样如波浪一般微微地起伏。

    幸亏王超平时成绩一般,都是坐在后面几排。而其起伏很轻微,倒没有老师来管他。

    尤其是王超沉默寡言,性格内向,读了一年多高中,班上的同学一大部分名字都叫不出来,也没有什么知心朋友。

    不过这样,他倒是落了个清净,每天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。

    一连这么起伏了十天,王超居然能虚蹲上一节课四十五分钟。

    课间十分钟,王超就休息。一上课,就开始起伏虚蹲。这样一天下来,连早晚自习,王超蹲的时间居然到达了十个小时。

    到了最后几天,王超就好像吸毒来了瘾一样,连走路的时候,都是先提脚抠五指,然后身体起伏,一步步向前走。

    这样的姿势,就有几分怪异了,在学校里面经常有人指指点点,可是王超浑然不理。

    时间过得飞快,一转眼就到了半个月,王超感觉到自己的腿腰精力饱满。

    学校前面一个齐自己脖子高的升旗台,王超不用助跑,一伏一起,猛地就蹿上去了。

    到了和唐紫尘见面的日子,王超依旧是起了一大早,天还没有亮就急急忙忙赶到了公园的老地方。

    唐紫尘早在那里等着了,依旧是白色的运动服,神情和蔼。

    看见王超跑过来,唐紫尘眼睛似乎亮了一下。

    “想不到你半个月的时间就站出了这样的效果。走路的姿势,已经入迷进去了。”

    王超听见这话,只是傻笑了一下:“今天尘姐要教我什么?”

    “嗯。你是个务实的人,无论是学什么东西,都要入迷进去,才能学出效果来。看来,你有资格学我的国术。”唐紫尘看着王超,仿佛发现了一块上好的璞玉。

    “来,我们先谈谈吧。”唐紫尘在一块石凳上坐了下来,“你知道什么叫国术么?”

    王超摇了摇头。

    “清朝末年,由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人,多次刺杀满清高官,甚至亲王。其中多倚仗武林中人出力,后来民国建立,日寇侵华,为了强国强种,孙中山,冯玉祥等人大力提倡武术,由政府成立中央国术馆,把各门各派的武功,如形意,太极,八卦,通背,螳螂,八极,戳脚,洪拳,铁线,劈挂,弹腿,摔跤等许许多多的武功,统一称呼,都叫做国术。”

    “强国,强种。”王超细细地咀嚼这四个字,心中泛起了那个年代的历史。

    “那个年代,人才辈出。现在过了一百多年,都寥落得不成样子了。”唐紫尘说着说着,突然意兴索然,“来吧,我今天教你一招实用的。”

    “你从后面来抓我。”唐紫尘对王超比了姿势,叫王超从背后抓自己的肩膀。

    王超见唐紫尘被背对着自己,立刻依言朝唐紫尘的肩膀抓去。唐紫尘轻轻一回身,右手肘尖如枪,击向王超的胸膛。

    这是演招式,唐紫尘活动得很慢,王超倒是有时间反应,本能的双手向前一推,挡住了唐紫尘一肘。

    哪里知道,王超刚刚一接触到肘,唐紫尘的小臂就好像鞭子一样,吧嗒向下一个弹甩,手掌直接撩向了王超的裆部。

    这一下又快又急,力量变化骤然弹起,王超还没有反应过来,唐紫尘的手掌已经撩到了下阴。

    王超吓了一跳,只感觉到一股凉气从尾椎骨升到了后脑,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    “转身,肘击,撩阴。”唐紫尘力道把握得很有分寸,手掌一沾即收,并没有碰到裤子。

    王超脸色古怪,喃喃嘟哝了一下:“尘姐,这一招叫什么名堂?”

    唐紫尘笑得灿烂:“这一招在八卦门中叫‘撩阴掌’,在形意门中叫‘转环崩拳’,在太极门中叫‘撇身捶’。”

    说着,唐紫尘又解释了这一招的要点。

    “拳术都是从大枪术中演变来的。这一招看样子是简简单单的一转身,手臂撇甩出去,其实要打出两重劲来,肘击要像枪一扎,等别人挡的时候,手臂顺势下甩击裆。”

    “古代的将军在战场上使枪,一枪扎去,人家一挡,枪头反弹,反而可以把敌人的兵器打落。因为枪杆子有弹性嘛,你打这一招的时候,要含着耍大枪的意思在里面。”

    “你看着我怎么用劲!”

    唐紫尘再次演练了一下,肘击后小臂下甩,衣服被带出了“啪”一声脆响,如鞭子在空中抽击。

    “最后撩阴的一下,手臂要甩出这个脆劲来,这才算练到了家,这也是通背门中的摔碑手劲。”

    “好了,这一招你回去练熟,等三天后,我再教你另外的。”唐紫尘教完之后,依旧走了。

    一连三天,王超都在仔细地琢磨着这记“撩阴掌”。但是,无论他怎么打,都无法学唐紫尘那样打出鞭子破空啪啪响的脆劲来。

    第三天后,王超把这个疑问向唐紫尘说了。

    唐紫尘听后,哈哈大笑:“你这个小笨蛋,才刚刚起步,就想打出脆劲来,那还得了。武功有三重劲,明劲,暗劲,化劲。明劲的顶峰,就是这个脆响,练出脆响,就等于是武林高手了。以你现在的体力远远不行,万里长征,才踏出第一步呢。”

    “小笨蛋,不说这些,我今天教你另外一招。”

    唐紫尘今天教的一招,是突然下蹲,左手抓裆,右手兜在胯后,手掌按住地面。

    “这一手抓裆蹲身,是太极门中的杀招,也是八卦门中撩阴掌的一个变化,形意十二形中的‘猴偷桃’。”

    王超这几天,学了两招,都是抓裆,下下狠毒,“我这姐姐是什么人啊?”

    “小笨蛋,看好了,你一抓,人家如果后退护裆,你按着地面的手立刻抓沙扬起,洒向敌人的脸。当年太极大宗师杨露蝉‘左手蹲身抓雀,右手抓神沙使脸上’不知道打败了多少高手。”

    杨露蝉王超倒是知道,前几年,电视热播吴京主演的太极宗师,里面主角杨玉乾的原型就是清末年间的太极门第一高手杨露蝉,也是中国国术史上,最为传奇的一位前辈。

    “抓雀,抓沙……这……”王超突然想到,“地下都是水泥,没有沙怎么办啊!”

    “小笨蛋,猴子蹲身,尾巴竖起支撑在地面。人没有的尾巴,这只手是当尾巴来用的,动物的尾巴保持平衡,使用这招的时候,手也要保持身体的平衡。人蹲在地上一抓裆没有抓到,人家用脚踢你,你手一撑,就跳出去了。”

    “猴子蹲身,尾巴使力平衡,抓雀不成,还可以顺手抓沙,就算没有沙抓,也可以防备别人的脚踢,这招真是阴险啊。”王超觉得,太极拳在他心目中的形象破灭了。

    “傻小子,打法不是表演,也不是练法。打法就是讲究一击必杀,攻击人体的脆弱部位!生死一搏,还讲究什么阴险不阴险。”

    唐紫尘站起身来:“好了,我今天就告诉你,武术有三种形式,一种是打法,一种是练法,还有一种是表演。你别看打太极拳的,慢悠悠行云流水,那都是表演,连练法都不是,真正的太极打法,已经很少有人会了。”

    “打法,练法,和表演……还有这么多的划分?”王超觉得,自己这位姐姐的话,每次都能把自己带进一个全新的领域。

    “太极拳,看起来柔柔的,讲究四两拨千斤,其实只是表面。太极的打法是最为刚猛的,这个刚猛的劲,要从‘捶’字上去找,你看,太极的架子,‘搬拦捶’‘撇身捶’。”

    唐紫尘做了两个动作,都是狠狠地一甩,整条手臂发出啪啪脆响,好像把空气都抽爆了一样。

    王超看见,心惊肉跳,心想:这一下捶到人身上还得了?

    “古代大将,使锤的都是猛人,你看隋唐演义第一条好汉李元霸,两把大锤打遍天下。太极前辈创拳的时候,借了小说的威风,自然要把最刚猛的劲命名为‘捶’。”

    “当年八卦名家程廷华说,八卦掌练时如推山,打人如抡鞭。形意大师尚云祥说,练的用劲不用力,打的时候用力少用劲,都是说打法和练法的区别。我这几天教你的撩阴掌,猴偷桃,都是打法,是格斗的技巧,不能用来长体力,增力量的。”

    “什么是用力,什么是劲。”王超问。

    “力是惯性,骤然间的爆发。”唐紫尘又做了一个手势,把手臂凭空甩得啪啪响,“用力的时候要快,猛,疾。”

    “劲是肌肉绷紧,慢慢的移动。”说着,唐紫尘又比划了一下,好像推磨,挤海绵里的水一样,“用劲的时候要慢,沉,稳。”

    “快,猛,疾……慢,沉,稳……”王超细细地领会这六个字,体会出力和劲的区别。

    唐紫尘比划完之后,坐下:“来吧,你把猴摘桃练习三天,练熟了,我正式教你新的东西。”

    王超点点头,又暗暗练了三天,晚上躲到没有人的地方,把“撩阴掌”“猴偷桃”反复练习。

    尤其是“猴偷桃”,这一招蹲身时候的难度很大,腿部的肌肉拉得很痛。

    不过王超站了半个月的马步,腰腿的肌肉和脚掌脚趾的力量和灵活性都大增。练猴偷桃这个姿势的时候,蹲身蹲上了几千次,终于熟练到了极点。

    三天之后,王超又在公园里见到了唐紫尘。